2021年2月10日 星期三

2021-02-09 《春到》七絕

 《春到》

魯凡 2021.02.09

場外纏枝破嫩芽  分明春節已臨家
寒風不懼摧零落  他日崢嶸展傲花



2020年10月27日 星期二

2020-10-23 《天淨沙‧晚霞》元曲

 《天淨沙 ‧ 晚霞》

魯凡     2020.10.23

 

椰林曳影婆沙,

幕邊多少人家,

小渡悠然過也。

夕陽西下,

恬寧璀璨紅霞。



2020年8月24日 星期一

2020-08-24 《華為無罪,5G其死罪》

 


《春秋左傳‧桓公十年》講述了這樣的一個故事:「初,虞叔有玉,虞公求旃。弗獻。既而悔之,曰:『周諺有之:〔匹夫無罪,懷璧其罪。〕吾焉用此,其以賈害也?』乃獻之。…。」周朝諺語「匹夫無罪,懷璧其罪」是指懷藏寶物,人將艷其寶而加之罪。後世以「懷璧其罪」作為成語,意為一個人並沒有犯罪的行為,但因有了珍貴的東西,遭到覬覦招來災禍,亦引申喻有才學之人,因才遭忌,致被人入於罪。

 《春秋左傳》原名《左氏春秋》,簡稱《左傳》,是中國古代一部編年體的史書,距今至少有2500年歷史

作為成語,「懷璧其罪」一直以來都有被人引用,不過,世事難料,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今天竟然被洋人演繹得淋漓盡致,甚至可以引申成最高級別之「匹夫無罪,懷璧其死罪」。

話說西元廿一世紀歲次庚子,地球村內實力最強大的阿大家族感到已被村東面的阿二家族步步進逼,尤其是阿二之電話公司的第五代技術更已全方位超越阿大所有的電話公司,這叫稱霸整條村的阿大家族如何吞得下這口氣?首先阿大就以他隔壁的拜把弟弟黃葉家族乘阿二電話公司的大千金過境期間即時以莫須有的罪名拘留,並放話不日將大千金充軍到阿大家族。另邊廂阿大家族就由大管家綽號「特離譜」的川建國向全村發出追殺阿二電話公司的江湖追殺令,不准阿二電話公司向阿大家族以及全村的打鐵商店購買電話的必須鐵片,全村所有的打鐵商店都不能出售帶有任何一塊與阿大家族有關係的鐵片給阿二電話公司,實行趕盡殺絕,非置阿二的電話公司於死地不可。

嗚呼!「象以齒焚身,麝以香喪命。居亂世以財受禍者,何可勝道。」今電話公司何辜,竟以技超而招禍,是謂「華為無罪,5G是其死罪」也。


魯凡 2020.08.24


2020年8月11日 星期二

2020-08-11 《一生反叛的岩里政男蓋棺論定》

 



大漢奸岩里政男蒙日皇拉召,海外華人圈大都傳來一片「叫好」之聲,這也反映出一生反叛的岩里在全球中國人心中的位置 

在這個大是大非的立場價值觀裡,我們看看被岩里這廝玩弄於股掌之中的三個機構與個人對其身後的評語: 

(一)、中國國民黨

中國國民黨文化傳播委員會730日所發的新聞稿:⋯⋯李前總統走完他98年傳奇的一生;台灣歷史也翻過一頁。⋯⋯他曾經是中國國民黨黨主席,但也讓國民黨走向另一個完全不同的階段。⋯⋯感謝李前總統給予大家的人生啟發,他一生功過後人自有評斷,⋯⋯ 

(二)、連戰辦公室

連戰辦公室主任受訪時說,連戰知道消息,感到不捨,⋯⋯連戰表示,李是推動民主深化重要推手,對台灣建設有巨大貢獻,雖然之後雙方看法立場產生歧見,但功過是非留待歷史論斷。  

(三)、馬英九辦公室

馬英九辦公室表示,對於李辭世,馬英九感到不捨,⋯⋯。李對台灣民主化有其貢獻,值得肯定。雖然李在卸任後,政治理念發生巨大轉變,馬英九仍感念李的付出,也相信歷史將有公正客觀評價。 

這三個反應也真教人啼笑皆非,三段反應文讀來也令人噁心。針對這部份,我們又聽聽時下幾位政界、媒體名人又怎麼說:

 1 孫文學校總校長張亞中先生在台灣自媒體節目《野台》731EP26中剖析李漢奸人格特質中有以下一段話: 

我們從兩個角度來談。第一個,其實台灣真正錯過了一個歷史最好的機會,就是「戒急用忍」。⋯⋯回到第二點,大家剛剛講到民主先生,民主先生,我想借這機會跟網路上的朋友大家談什麼是民主?⋯⋯。可是民主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叫做民享,For The  People,就是我們搞政治的目的是什麼?是希望老百姓的生活過得更好,可是你看從李登輝接著蔣經國的時候,台灣的經濟那時是掩腳目,台灣最好的時間,到今天台灣的經濟走成這個樣子,我們有沒有做到所謂的For the people?給老百姓帶來更好的生活?我常常講就說如果一個政治人物基本上他不管你怎麼講但是最後的結果台灣的經濟是不好的,台灣老百姓是生活得很困苦的請你不要告訴我你是一個民主先生,你是為台灣民主作出貢獻,因為你最基本的照顧我們老百姓的生活都照顧不好,你跟我談什麼民主?所以我希望大家在討論這個問題的時候不要把民主只等同於選舉,這個是犯了絕對一個大錯誤。⋯⋯ 

李登輝他的八年、這十幾年他的修憲不斷的把中華民國的憲法給它催毀。因為他是一個很聰明的,基本上他要在你的文化上把你去中國化,把你現在的所謂的孫中山的整個的一部五權憲法把你解僱掉了,然後代表台灣老百姓整個投入美國跟日本的懷抱。我請問一下,國民黨在這一段時間,長達二十幾年三十年時間,國民黨做了什麼事情?所以今天在批評李登輝,我當然會跟著批評,但是我們今天國民黨應該批評李登輝的自己好好反省一下,今天國民黨為什麼被李登輝帶著團團走,今天國民黨真的執政了嗎?你國民黨沒有執政過,從蔣經國以後國民黨就從來沒有執政過,請問一下國民黨不應該反省嗎?所以我的看法就是今天我們台灣錯過了兩次歷史的機會,一個是李登輝的戒急用忍,第二個是馬英九的時期,馬英九時期在教科書也沒有做到撥亂反正,又沒有解決兩岸的政治難題,那我請問一下你八年給台灣老百姓做了什麼?你教科書完全照著民進黨一樣,所以你看今天的包括「聯合報」的頭版出來後,馬英九怎樣去提他李登輝,你在這個關鍵歷史時刻的時候都不敢講幾句真話,還在那邊媚俗,請問一下這就是國民黨的領導嗎?你國民黨領導面對李登輝的時候這樣的首鼠兩端,請問一下你怎樣代表台灣往前走?一點道德正義是非都不敢講。請問一下你國民黨做什麼?⋯⋯ 

國民黨對於李登輝竟然不敢講幾句清楚的話。⋯⋯。回頭想想看看今天中國國民黨,有在歷史時刻犯了多少個錯誤。國民黨真的要在某些方面,某些方面不是人格方面,在謀略方面你真的要面對李登輝的思考,他是一個哲學性的領導人物,他是一個懂戰略性的領導人物,他知道怎樣去催毀中華民國,他知道怎樣去催毀中國國民黨,他知道怎樣跟民進黨結盟,跟民進黨結盟不惜搞個台聯,再搞去跟日本結盟,他一生都在玩他的權術,他是一個很好的戰略家,只是這個戰略家的人格太低劣了,⋯⋯。但他為什麼會成功,那就是因為國民黨又太糟糕了,你國民黨這樣的自我墮落才會讓李登輝可以玩得團團轉,這個邏輯是要這樣思考的。 

2 著名電視與廣播政論節目主持人趙少康先生731日在其主持的廣播節目《趙少康觀點》的《爭議李登輝》中談到以下一段:

馬英九辦公室說(見上文,馬英九辦公室的所發訊息),推給歷史。什麼叫李登輝卸任後政治理念發生巨大轉變?你馬英九在亂扯啊,李登輝在任內他其實就是這樣的政治理念,他沒有變,李登輝是一以貫之他就是要台獨,當然講得好聽是本土化,其實本土化跟台獨是兩回事,本土化不一定要台獨。⋯⋯

馬英九辦公室說「他是卸任後政治理念發生巨大轉變」,不是的,李登輝一直是吾道一以貫之,只是前面騙了你們,騙了你們而已。那我也不相信馬英九不知道,否則你幹嘛辭職呢?他幹嘛辭法務部長呢?他一定知道嘛。所以不是他卸任以後才改變,不是,他原來就是這樣。 

那馬英九說,相信歷史將有公正客觀評價,這是錯誤的,為什麼呢?歷史靠什麼評價?就靠你們現在人講的話來評價。當然歷史評價會拿到很多資料,但是你現在不同的人講的話是非常重要的,假如你每一個人都說他是「民主先生」那他就是「民主先生」生,但是、不,我有不同意見,那將來也許人家會參考你的意見。所以這些人要講話的,但是呢你知道,他們就覺得唉呀人都死了,死者為大,何必再去批評呢。不是的,我們對一般人可以這樣講,死了就算了,但是對這種重要的政治上有影響力的人物,你必須要講實話,所謂蓋棺論定你必須要講實話,現在雖還未蓋棺,你必須要把你的看法、你的接觸要講出來的,你不能說留待什麼歷史公正客觀評價。歷史什麼時候公正客觀評價過?你必須要有資料有史料啊,你現在的態度就是很重要的史料。⋯⋯ 

好,馬英九是這樣,那連戰,也差不多,其實國民黨這些人都是這樣。連戰說,遺憾,肯定他對國家建設的付出,然後呢,功過是非留給世人論斷。又給世人論斷,你連戰也要論斷呀,你連戰是國民黨的黨主席在你任內開除了李登輝呀,如果李登輝好好的你為什麼開除他?你們當然覺得他大逆不道對國民黨簡直是有毀黨之罪,所以要開除他嘛,否則一個前黨主席怎麼開除?這是大事呀,那現在為什麼要留給世人論斷呢?你要論斷呀,你真的要論斷呀。⋯⋯ 

好,國民黨說「李登輝走完精彩傳奇的一生,台灣歷史翻過一頁,感謝李登輝給予大家的人生啟發,功過評斷留待後人。」又留待後人了。國民黨這些人都自己不評論的,要不就留給別人,要不就留待後人,你們有沒有一點膽量嘛?別人會講你我相信,唉呀你幹什麼去批評?該講就要講呀,因為你們這些東西將來對未來的歷史、未來的後人、未來的史家是非常重要的。你態度是什麼?通通沒有態度。唉呀翻過精彩的一頁;唉呀有精彩的人生,而且給大家人生啟發,你哲學家啊?他跟你什麼人生啟發?你講一講,我也想要聽聽看,李登輝到底給了國民黨這滾滾諸公什麼樣的人生啟發。⋯⋯。他曾經是國民黨的主席,也讓國民黨走向另一個完全不同的階段,是什麼意思?你在講什麼?他是國民黨的主席,把國民黨毀了,所以讓國民黨走不同階段,你可以講呀,都不講。然後最後呢,波瀾萬丈的人生起落,褒貶只能由人。你在講什麼?褒貶由你呀,你國民黨要講話呀,你要褒貶他呀,你一就是褒,一就是貶,你國民黨要怎樣評斷李登輝,非常重要。⋯⋯。我個人對他沒有恩怨,但是他的意識型態我不同意,他的政治主張我不同意,他去利用他的省籍優勢去分裂省籍、鞏固他的權力我不同意,你們說他是「民主先生」我也不同意,他「民主先生」在什麼?⋯⋯ 

3 星島日報美西版總編輯梁建鋒先生730日在三藩市「星島中文電臺」的廣播節目《總編輯時間》中亦有以下一段相關的評論:

李登輝是出身自日本殖民地裡面的一個皇民,甘願被日本殖民同化了的次等日本人,基本上就是這樣。
。是歸化了,而且這個歸化是心思思想著歸化成日本人是肯定可以這樣說的,即是在他心態上的深層,到後期因為沒了國民黨主席這個虛殼的時候更加表現出來,他就是當自己是一個日本人,是一個這樣在台灣經過日本殖民以至要將當地的中國人完全徹底洗去他們的背景、燒盡你們的「神主牌」出來,改日本姓、講日文,將他們徹底改造成日本人,這樣的殖民同化,這種要你連根拔起這樣去瓦解你的民族意志,日本人是這樣做,⋯⋯ 

李登輝年青的時候去做過日本兵,他的哥哥亦是參軍做台籍的日本兵而戰死了,他也參過軍,做台籍日本兵,沒去打仗,又熱衷政治,又加入過共產黨,又走去國民黨,然後來美國接受大學、博 士的教育,又回去又繼續從政,一個在他年青時期那個環境以至他的經歷是極其複雜,複雜不單止他又國民黨又共產黨,而是遊走於所謂中華民族與大和民族之間的身份心思認同裡面,是很復雜的一個人,一路亦都是一個很城府極深、隱藏極好的人。你去回看他以前一些時的片子,作為總統國民黨主席說「兩岸必須要統一」,什麼什麼的,你看他現在就有些噁心了,但是你要看的一件事就是台灣現在所驕傲的所謂民主成就,基本上很多就去歸功於李登輝,唉,現在說起來真不知蔣經國為什麼會找著他來作接班人。⋯⋯因為你看看李登輝過程裡他掌握了當時還是繼承了一個所謂威權統治的地位,整個國民黨都是有一個這樣的威權傳統,直到現在,我今天看到這些人的弔唁,在那裡說的一些對李登輝死了的評論,我看到馬英九跟連戰、尤其是馬英九完全不夠膽批評這個李登輝,連戰也類似但沒有馬英九說得這樣衰(差勁)。哎呀交由歷史定論吧,有沒有搞錯呀,你到現在還不夠膽評論李登輝,你想一下你整個國民黨為什麼失敗?就是因為你失敗在沒是非、沒原則、沒骨氣。⋯⋯ 

連戰做副總統,跟李登輝搭配,到連戰要選時李登輝要任滿下來的時候,連戰被李登輝玩弄到不得了,整死了。先去弄個宋楚瑜出來,搞他們不和挑撥,然後搞國民黨內部分裂,然後去支持陳水扁,給陳水扁空間,你想一下你連戰給李登輝整得多慘,但到現在還是不夠膽去批評他。所以你說國民黨那種威權是多麼的根深蒂固呢,就是一個這樣出賣了整個國民黨、賣了國民黨的所謂前主席都不夠膽子去將事實說出來,還要遮遮掩掩留給歷史去公論,我的天呀!⋯⋯ 

李登輝退出政壇這樣長時間了,你們在那裡爭搶他剩下來的位置爭來爭去你國民黨都爭取不回來了,那你馬英九做了八年,但你那八年簡直是不值一提。到了現在李登輝過世了,你作為一個歷史人物也好,政治人物也好,你蓋棺定論吧,說一句你也不夠膽子,你想一下那個威權可以影響到他們現在仍然在投鼠忌器,我不知道是一種什麼的文化。⋯⋯ 

李登輝所代表的是代表民主?抑或是代表威權呢?而他憑著他牢牢掌握著國民黨以及掌握著台灣的政治利益分配底下,而將國民黨搞跨的一個口是心非的人,自己做國民黨主席,去出賣國民黨,嘴巴裡面要搞兩岸統一,有國統綱領,然後但是又要戒急用忍,又要搞台獨,是一個這樣的人,⋯⋯

           *   *   *   *   *   *   *   *   *   *   *   *   *   *  

上述三位政界、媒體名人對岩里政男的去世各有評論之餘也針對了中國國民黨、及其兩位前主席對岩里去世後所發的弔唁,基本上都有太多的負面看法,尤其是對中國國民黨這樣的一個曾經創造了近代中國歷史命運的百年老店,走到今日如此不堪的零落之路實在也責之切矣,只是不知該黨能不能夠接受這些逆耳的忠言,亡羊補牢,知恥奮發自強,則國家幸甚,國人幸甚,廣大海外華僑更拭目以待之。 

至於蓋棺論定之岩里政男,身受黨國知遇栽培,自應振黨興邦,為社稷謀福祉,不期卻吃裡扒外,明倡鎖國,暗助敵黨,以催毀培植自己的母黨為己任,更以修改傳統中華歷史教科書,去中國化,在中華的土壤裡廣植台獨的種子,其罪惡實深重也。回顧中國歷史,恰有《三國演義》中「武鄉侯罵死王朗」的一段足堪比擬,新黨臺北市議員侯漢廷先生在其主持的『海峽衛視』《寶島,報到!》節目中亦借《演義》中諸葛武侯罵死王朗的後面幾句話送給岩里作為蓋棺的論定,比正是書生所見略同也!且聽現代武侯曰

皓首匹夫!蒼髯老賊!汝即日將歸於九泉之下,何面目見民國幾代先主乎? 

 

魯凡 2020.08.11


2020年7月20日 星期一

2020-07-20 《也談「決堤」,及其他。》








七月十四日FaceBook『黃應泉文友寫作室』黃室主被一段網路視頻感動,觀後感用了一句「缺堤的淚水」來表達激動的心情。之後有網友提問究竟是「决堤」還是「缺堤」?於是室主在七月十七日為此作出了解釋,並且也對其他一些字詞作出一番註釋。

黃室主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的研究學習態度是很值得肯定的,畢竟凡事在實事求是之下,才可以精益求精。

對黃室主的解釋,個人也有若干另類的見解,特此提出以就教於高明。

(一)「决堤」還是「缺堤」?

室主文中認為兩者均有「意思」。前者(决堤)是衝破了防堤;後者(缺堤)是沒有防堤。

照文字解釋,室主沒有說錯,或者可以說室主是依文字的意思來作解釋,所以兩者均有「意思」。但是,既有文句是有其一定的指標作用,除非另創新詞,否則引用一個同音字來裝扮成原有文句就顯得毫無意義了。

決(正字是決,决乃簡體字)字有多個解釋,如表示拿定主意的「決心」;表示一定的「決不後悔」;表示最後確定的「表決」、「判決」;等等,而「決堤」是指堤岸被水沖開,河堤崩塌,堤垮了。

「決堤的淚水」、「淚已決堤」是形容眼淚止不住,像是決了堤的洪水一樣流了出來,是規範的中文用句,有其指標作用。而缺堤,是缺少防堤、沒有防堤之意,用來描寫淚水直流,沒有崩潰奪眶而出的感覺,因此「缺堤的淚水」是不能替代「決堤的淚水」的。

(二)「堤」是「隄」的簡體字?

室主又云:中國文字經過歷代演變,古今文字有時混淆不清。「堤」是「隄」的简体字,……。

根據網路中華民國教育部《異體字字典》所示,《說文解字》(大徐本)「堤」字才是正字,「堤」滯也,從土,是聲,丁禮切。而「隄」是「堤」的異體字。

手上香港《李氏中文字典》「堤」與「隄」兩字並列,是指兩字相通。

「堤」與「隄」兩者是異體字,各有各的意思,只有在解釋為「沿江河湖面用土石等修築的擋水建築物」時相同,「隄」更被指明『同「堤」』。可見「堤」與「隄」是異體字關係,「堤」並不是「隄」的简体字。

(三)「沃」字是簡體字的問題。

黃室主原文:澳洲的「沃」,如是简体字粵音讀「奧」,國音 ㄠ、(普通話)拼音ao;如果「沃」字當繁體字用時,就會變成田地肥沃的「沃」,粵音「郁」,國音 ㄨㄛ、(普通話)拼音wo

「沃」字是简体字嗎?或者是依室主所言简繁兩體並用?無論上網查詢,或者參看字典,「沃」就是「沃」,它不是什麼简体字,更沒有简体字時讀「奧」之說,它的解釋只有一個,就是肥土。

網上搜尋「沃洲」,無論「維基百科」或是「百度百科」都指是瑞士聯邦羅曼地的一個州,屬於日內瓦-洛桑都市區。另一個以「沃洲」為地名的是指中國浙江省新昌縣東的一個山名。「沃洲」與「澳洲」完全沒有關係。

當然人們將「澳洲」寫成「沃洲」是有的,但這絕對是出自於自以為是的手誤,是不足取的。至於為什麼會用「沃」代替「澳」,在《李氏中文字典》第332頁對「澳」的註解中除了註明其解釋為「海邊彎曲可停船處」粵音讀「OU」外,另有一個解釋是「水隈曲處」,若作此解釋時其粵語讀音會變成「郁」音,即「沃」音,因此肯定近代一少部份粵人手寫「澳」字時就單用此「沃」音來代替筆劃多的「澳」字。但這只是民間少部分懶人自作聰明的手寫法,一般非粵人都不明所以,人寫亦寫而已,根本完全與简体字無關。

(四)「鍾」與「鐘」、「席」與「蓆」之別。

基本上室主對上述兩組字詞的描述都甚為正確,其實爭議的就是諸多不合理簡體字造成的困擾之一而已。自古以來「鍾」、「鐘」有別,各有各的註解與用途,「鍾」更是一個姓氏,古有伯牙的知音鍾子期,近有呼吸道醫學名家鍾南山,以及靚女明星鍾楚紅,鍾麗緹等,現今其姓用簡體字的都被「鈡」字取代,真是情何以堪。

 至於「席」與「蓆」,據網上《國際電腦漢字及異體字知識庫》所示,「席」字本身具有很多不同的意思,亦是一個姓氏,而「蓆」則僅具「席」字其中之一「用蘆葦、竹篾、蒲草等編成的坐臥舖墊用具」的意思而已。可見室主說的『後人為了分別「坐蓆」或「檯席」而把草字頭加上去』是可以接受的。


上述拙意的提出,是本著有碗說碗,有碟話碟的原則,就如黃室主再三提示的座右銘:「學而時習之,溫故而知新」,希望室主不要誤會為惡意的挑釁。幸甚!謝甚!


魯凡 2020.07.19


2020年7月15日 星期三

2020-07-15 《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 2020》







近日網上流傳一段有關中華民國總統蔡英文77日在總統府接見加拿大駐台北貿易辦事處代表芮喬丹時,喬丹翹著二郎腿的報導。是國民黨台北市議員游淑慧看到這一幕時感到「好怪」之下所發佈的感觸。

總統蔡英文接見加拿大駐台北貿易辦事處代表芮喬丹()時,芮喬丹翹著二郎腿。(圖片取自YouTube




游淑慧在臉書貼文自嘲老派並表示,「只有我覺得怪嗎?」即便有私交,然而身為外交官,在公務會見他國總統時,而且我們的總統還是女士,地點又在莊嚴的總統府內。這樣的儀態,只有她感覺看起來很怪嗎?「這二郎腿翹也翹得太高了」。


世人只要看到此照片,從坐姿上第一感覺就是一個畢恭畢敬的下屬在向高高在上的上司述職;從座椅的擺設上也看到像是主人的正坐,而另一個側坐像個奴僕的在給主子做匯報。但瞭解了真實的角色關係後,就會大跌眼鏡,感到不可思議。

是的,一個是個貿易辦事處代表,卻像是主人,而有此不可一世的肢體語言。另一個是所在國的總統,擺的卻是謙卑、再謙卑的態勢。身體言語不會說慌,一看就知道臺灣的國際地位。

加拿大駐臺北貿易辦事處是在沒有正式外交關係的情況下,代表加拿大在臺灣的利益,與處理相關業務的一個等同加國駐外使館相同的機構,所以機構的最高負責人——辦事處代表(執行主任)是等同駐臺的大使級官員,但就算是正式大使,在清代也只是屬從四品以降,與治國宰相(現代的政府總理)的正一品相差遠甚。


由此亦不妨取出加國總理杜魯多20168月底訪華時在北京受中國總理李克強接見時同一位置的照片來作個比較。

中國總理李克強(右)在北京接見訪華的加拿大總理杜魯多(左)。(圖片取自YouTube
這張照片是兩國最高行政長官的會面,雖然沒有明顯的高低之分,但一個是從容不迫侃侃而談,另一個則整衣端坐洗耳恭聽,起碼主客的立場與禮儀都甚為得體。反觀近日芮喬丹到所在國拜訪當地國家元首,在莊嚴的總統府內、接見他的更是一位女士,其所示之坐姿就真的令人不敢恭維。

不過,話又說回來,小小一個辦事處代表其作威作福的底氣從何而來?

孟子說過:「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意思是說一個人必定是自己不爭氣,然後別人才會來侮辱你。這一點正是執政以來一直挾洋自重,甚至出賣了所有尊嚴的民進黨執政者自食苦果後應要反省的首要功課。同樣的,芮喬丹先要懂得尊重別人,才能獲得別人的尊重。

孟子也引用《書經太甲篇》說:「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如果是自己作出的罪孽災禍,是無法逃避致命的懲罰的。


魯凡 2020.07.15(二○二○年七月十七日發表於洛杉磯越柬寮報、遠東時報)



2020年6月13日 星期六

2020-06-13 《眼看他起朱樓,眼看他樓塌了》







俺曾見金陵玉殿鶯啼曉,秦淮水榭花開早,誰知道容易冰消。眼看他起朱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這青苔碧瓦堆,俺曾睡風流覺,將五十年興亡看飽。那烏衣巷不姓王,莫愁湖鬼夜哭,鳳凰台棲梟鳥。殘山夢最真,舊境丟難掉,不信這輿圖稿。謅一套《哀江南》,放悲聲唱到老。

──清‧孔尚任《桃花扇》〈餘韻〉

這是出自清初作家孔尚任的名作《桃花扇》〈餘韻〉中最膾炙人口的句子,每當憑眺昔日歷史遺蹟,想起當年帝王卿相,英雄美人,雅士才女,悲歡離合,世事滄桑,總令人不由自主想起這首曲子中的名句。

《桃花扇》是寫明末文人才子侯方域與秦淮名妓李香君的愛情故事。通過他們愛情路上的悲歡離合,反映明末南明滅亡的歷史悲劇,所謂「借離合之情,寫興亡之感」也。

戲曲中描寫名妓李香君被南明權貴阮大鋮逼害,強逼香君許配他人為妾,香君誓死不從,撞頭欲自盡未遂,血流如注,鮮血點點濺在侯方域贈與的定情題詩扇上,有如桃花點點。最後清軍攻陷南京,香君與方域在棲霞山白雲庵相遇,一同撕破桃花扇出家。

作者透過《桃花扇》的愛情故事,畫出南明滅亡前統治階層腐化墮落的狀態,通過〈餘韻〉一齣曲子,描寫教曲師傅在南明滅亡後重遊南京所見的淒涼景象,流露出面對歷史興衰的無常與無奈;最後點出也許可以學廋信作《哀江南賦》來表現對故國的思念,可以放聲吶喊,將心中的悲傷發洩,一直唱到老。

『眼看他起朱樓,眼看他樓塌了』,除了深深感懷一個朝代從興起到滅亡,更以昔日繁華,如今安在的歷史感慨來表達傷今之意。而這種情懷其實亦可反映在人生道路上的得意與失落,風光與隕滅,往往非常短暫,猶如走馬燈一般,教人目不暇接。今日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不久前被民眾投票罷免的中華民國高雄市市長韓國瑜。

韓國瑜從一個默默無聞的賣菜郎,一個沒有公職的庶民(韓的自喻)參選市長寶座,掀起一片青天白日滿地紅的韓流,可歌可泣的韓粉遍地開花,一處一處人山人海、「一支穿雲箭,千軍萬馬來相見」的造勢活動,這個盛況儘管不會是絕後,卻絕對可謂空前,最後選舉結果韓果然不負眾望高票當選高雄市長,一舉為藍營奪回失落N年的執政權,也因為韓流外溢效應下連帶在九合一選舉中為藍營重奪16個縣市,從此韓就成為藍營的新希望,也讓韓國瑜煞不住車,又一頭栽進總統大選。

20181225日韓國瑜就職中華民國高雄直轄市長,盛況空前,要多風光就有多風光,也正代表著韓如日中天的政治光芒。

201965日,韓表態願意被動徵召角逐國民黨總統初選。最後初選勝出代表國民黨參加2020年中華民國總統選舉。同年1016日正式向高雄市政府請假,全力投入2020年總統選舉。

2020111日,韓在總統大選中獲得552萬票,不敵民進黨現任總統蔡英文的817萬票。

202066日,高雄罷免韓國瑜市長投票,結果罷免投票通過,韓國瑜成為中華民國選舉史上第一位被罷免成功的縣市首長。韓將於612日正式解除職務。

2020611日,韓國瑜在上班的最後一天在鳳山行政中心前舉辦了一場「真愛高雄,珍重再見」告別音樂會,被稱為是韓國瑜的「最後一支穿雲箭」,吸引了近萬名韓粉參加,人潮滿滿,要來送別韓國瑜「市長」。

『眼看他起朱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怎不令人感慨。




[後註]本文只談歷史的遺憾,從風光歸於平淡的唏噓,至於怎樣做成這個失落的遺憾就不在討論範圍內!


魯凡 2020.0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