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6月13日 星期六

2020-06-13 《眼看他起朱樓,眼看他樓塌了》







俺曾見金陵玉殿鶯啼曉,秦淮水榭花開早,誰知道容易冰消。眼看他起朱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這青苔碧瓦堆,俺曾睡風流覺,將五十年興亡看飽。那烏衣巷不姓王,莫愁湖鬼夜哭,鳳凰台棲梟鳥。殘山夢最真,舊境丟難掉,不信這輿圖稿。謅一套《哀江南》,放悲聲唱到老。

──清‧孔尚任《桃花扇》〈餘韻〉

這是出自清初作家孔尚任的名作《桃花扇》〈餘韻〉中最膾炙人口的句子,每當憑眺昔日歷史遺蹟,想起當年帝王卿相,英雄美人,雅士才女,悲歡離合,世事滄桑,總令人不由自主想起這首曲子中的名句。

《桃花扇》是寫明末文人才子侯方域與秦淮名妓李香君的愛情故事。通過他們愛情路上的悲歡離合,反映明末南明滅亡的歷史悲劇,所謂「借離合之情,寫興亡之感」也。

戲曲中描寫名妓李香君被南明權貴阮大鋮逼害,強逼香君許配他人為妾,香君誓死不從,撞頭欲自盡未遂,血流如注,鮮血點點濺在侯方域贈與的定情題詩扇上,有如桃花點點。最後清軍攻陷南京,香君與方域在棲霞山白雲庵相遇,一同撕破桃花扇出家。

作者透過《桃花扇》的愛情故事,畫出南明滅亡前統治階層腐化墮落的狀態,通過〈餘韻〉一齣曲子,描寫教曲師傅在南明滅亡後重遊南京所見的淒涼景象,流露出面對歷史興衰的無常與無奈;最後點出也許可以學廋信作《哀江南賦》來表現對故國的思念,可以放聲吶喊,將心中的悲傷發洩,一直唱到老。

『眼看他起朱樓,眼看他樓塌了』,除了深深感懷一個朝代從興起到滅亡,更以昔日繁華,如今安在的歷史感慨來表達傷今之意。而這種情懷其實亦可反映在人生道路上的得意與失落,風光與隕滅,往往非常短暫,猶如走馬燈一般,教人目不暇接。今日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不久前被民眾投票罷免的中華民國高雄市市長韓國瑜。

韓國瑜從一個默默無聞的賣菜郎,一個沒有公職的庶民(韓的自喻)參選市長寶座,掀起一片青天白日滿地紅的韓流,可歌可泣的韓粉遍地開花,一處一處人山人海、「一支穿雲箭,千軍萬馬來相見」的造勢活動,這個盛況儘管不會是絕後,卻絕對可謂空前,最後選舉結果韓果然不負眾望高票當選高雄市長,一舉為藍營奪回失落N年的執政權,也因為韓流外溢效應下連帶在九合一選舉中為藍營重奪16個縣市,從此韓就成為藍營的新希望,也讓韓國瑜煞不住車,又一頭栽進總統大選。

20181225日韓國瑜就職中華民國高雄直轄市長,盛況空前,要多風光就有多風光,也正代表著韓如日中天的政治光芒。

201965日,韓表態願意被動徵召角逐國民黨總統初選。最後初選勝出代表國民黨參加2020年中華民國總統選舉。同年1016日正式向高雄市政府請假,全力投入2020年總統選舉。

2020111日,韓在總統大選中獲得552萬票,不敵民進黨現任總統蔡英文的817萬票。

202066日,高雄罷免韓國瑜市長投票,結果罷免投票通過,韓國瑜成為中華民國選舉史上第一位被罷免成功的縣市首長。韓將於612日正式解除職務。

2020611日,韓國瑜在上班的最後一天在鳳山行政中心前舉辦了一場「真愛高雄,珍重再見」告別音樂會,被稱為是韓國瑜的「最後一支穿雲箭」,吸引了近萬名韓粉參加,人潮滿滿,要來送別韓國瑜「市長」。

『眼看他起朱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怎不令人感慨。




[後註]本文只談歷史的遺憾,從風光歸於平淡的唏噓,至於怎樣做成這個失落的遺憾就不在討論範圍內!


魯凡 2020.06.13


2020年4月23日 星期四

《蟲蟲恩仇錄》(下)





註。本故事取材自網路《陰謀與無恥!》,原創王富華,澳洲網紅Albert Ip廣東話網上開講,魯凡文字處理,編題,回目乃魯凡自增修自原文。

《蟲蟲恩仇錄》


第十二回。《天冧喇》

阿大個聽証會聽咗兩日,阿大個賭場又畀人起底,唉。

呢次呢阿大嘅咳嗽情況就好似巨大嘅冰山藏喺海底下面咁樣,阿大就以冇嘢驗咳咳,所以因為唔夠,就唔駛驗,冚唪呤都唔駛驗。

而且要驗嘅話,條件苛刻,第一要有咳咳,第二要同阿二啲人曾經接觸過,你走去錫阿二啲人呢就有得驗,你冇去錫阿二啲人呢就冇得驗。原因就係我哋唔夠果啲驗蟲蟲果啲藥液,而且仲好貴,有錢人先至可以驗得起,普通人呢就話你驗唔起。阿川建國就話「呢啲係生活,生活大家係咁喇。」

果時呢阿大果邊大約有千零個case啦,咁果時呢阿太極宗師阿馬雨天嚟喇。

嘩阿馬雨天連埋佢自己個基金會、同埋阿里太公嘅公益基金會一路就搜集咗五十萬份試蟲蟲劑,同埋一百萬份手巾仔,送畀阿大啲人。嘩每一份呢啲咁嘅蟲蟲試測劑呢可以測二十四個人,即係換句說話講呢,一下就可以測一千二百萬人喇。

唉,惗吓阿川建國見到呢個嚟隊蜂巢嘅馬雨天,你真係一萬隻馬呼嘯而過,奈何。

馬雨天捐獻果日呢,阿大嘅賭場又第四次畀人起底。睇嚟呢阿大果邊嘅人心知肚明,阿大就係經唔起呢個測試,一測呢就會火山爆發。

咁四度起底之下呢,十九萬億個大洋灰飛煙滅。

第十三回。《火山爆發》

喺馬雨天嘅幫助之下呢,阿大嘅私營大夫又配合噃,阿大啲咳嗽情況終於就唔住喇,好似火山爆發咁樣。

馬雨天的確係太極高手。

阿大嘅咳嗽呢,搞到好似坐咗火箭咁「shut shut」聲上,每日成千上萬嘅速度「Be Be」聲上,而家搞到幾乎呢每日呢就三萬幾個case,嘩!

阿大真係阿大,終於成為阿大喇,成為成條村入便咳嗽最多嘅人,呢次呢佢隨時可以突破五十萬個case

第十四回。《擺明掟鑊》

咁點呢?吹咗咁多牛,搞咗咁多烏龍,受傷係自己喎,咁就梗係要將隻鑊掟出去啦。

所以呢喺三月十七日呢阿川建國開始叫果隻咳嗽蟲蟲叫做「阿二蟲」,阿二嘅。就要插贓啦,將個矛頭指向阿二啦,挑起啲是非啦,喺個村入便呢就搞咗一個反阿二浪潮啦。

咁喺呢一日呢,阿大啲打手就頻頻去阿二門口又留低啲米田共,又去尿尿。

三月十日,走去阿二嘅西門。三月十三日走去阿二嘅南門。三月十五日又喺南門前面喺度比武,吖真係吖。

阿大仲未夠痛,因為果時呢先係得四千零個病例啫,就冇惗到要留畀自己啲後路。

第十五回。《爆發同認衰》

但係呢形勢就比人強。

七日之後,三月廿四,嘩阿大啲病例多咗十倍,去到四萬幾。

 
呢一日,阿大終於呢就喺公仔箱面前呢就表示以後唔准再用「阿二蟲」呢個稱呼,我哋唔會再講喇。其實佢自己知道,已經講咗喏。

果晚呢,佢就嗱嗱聲打電話畀韓府嘅管家阿文老爺,喂幫幫手啦。雖然呢韓府都係水深火熱,但係阿大顧唔住自己做老大嘅體面喇,喺關鍵嘅時候呢細佬係愛嚟犧牲嘅。

第十六回。《甩鑊生效》

正如川建國收番「阿二蟲」呢個講法,反正就講過,大家都知架喇。

川建國同埋阿大果啲軍師呢就果然甩鑊成功。

三月廿五日,有阿大風向標果個大字報呢就表示喇,有42%嘅阿大屋企人呢就表示阿二應該幫阿大,因為呢樣嘢係阿二嘅。有54%阿大入便啲紅人、有36%阿大入便啲藍人都同意呢阿二為全村打擊呢個蟲蟲要畀錢。當問及呢個威脅果時呢,阿大個28%嘅人都話呢,一定要搵阿二嚟到開戰。

第十七回。《向阿二求援》

兩日之後,阿大終於頂唔順喇。

三月廿七,阿大嘅病例去到八萬二,係三日前嘅八倍,成為全村第一,又第一喇。

呢日呢就頂唔住壓力,川建國終於就向阿二呢就打個電話,求援、求援,幫幫手、幫幫手。

第十八回。《笑𥚃藏刀》

雖然面帶笑容,但係呢棉𥚃刀,後面呢有把刀喺度嘅。

打完電話呢咁川建國就好興奮喇,就好少見佢咁拍阿老二嘅馬屁嘅,咁佢就話「唉我禽晚同阿二講得好爽呀,講得好夜呀,⋯⋯乜嘢都分享啦,有好多嘢傳過嚟,我哋有晒阿二啲數據架喇,我哋會學架喇,我哋識架喇」咁樣。

兩日之後,三月廿九,阿二呢運過去畀阿大用果啲貨終於到喇,「阿二就幫我哋送咗一大批嘢嚟。」

阿大就係阿大,面帶笑容,但背後就一刀捅過去。

咁喺三月廿七日,啱啱就阿大阿川建國同阿二傾過電話之後呢,佢即刻捩手就話限制阿二嘅電話公司,而家你哋向全村啲打鐵舖攞鐵片用呢,一定得我批準,唔畀人哋供應鐵片畀阿二嘅電話公司。

嘩乜嘢意思呢真係?

其實講到就係阿大嘅鐵片公司唔可以私自畀嘢畀阿二嘅電話公司,呢個未即係你死我活、不共戴天嘅打交姿勢囉。

三月廿九,阿二嘅手巾仔到地,阿大嘅大媽就出聲喇,「阿二第一個傳播啲蟲仔,然後又試圖做救星」。又話「阿二係呃人嘅騙子,隱瞞佢自己嘅咳嗽情況,佢屋企死幾多人又唔肯講,仲向全村放蟲仔」。阿大果個大聲公一樣即刻宣布:「就算唔夠手巾仔用,但係阿二啲手巾仔唔啱標準,唔啱用,都係決定唔准喺阿二度入口」。呵,唔畀就唔畀囉。

另外喺三月三十日,仲簽咗個「己亥年嘅台面法案」。

三月三十一日,啲打手又走去南門前面、南門呀、東門呀、黃門呀果邊又放低啲米田共呀,同埋尿尿。

第十九回。《阿二嘅反擊》

阿二就惟有反擊啦。

三月三十一日,阿二嘅掌櫃、佢哋果啲水兵、藥材舖三個部門一齊出大字報,就話呢由即日起,所有包括輸出嘅咳嗽水呀,啲蟲蟲試驗劑呀,乜嘢藥材都好,要符合人哋嘅要求,人哋要乜要乜,但係亦都要向自己家長攞咗批准先,自己家長唔扱印你唔准出貨。

擺明哂你要嚴格吖嘛,就嚟嚴格啲囉,係嘛,阿二係會按自己標準做,你要買就買,唔買算數。

第二十回。《真正好嘢》

兩日之後,四月二號。

阿大呢,終於呢個病情去到破咗二十萬,今次死火喇,喺呢個咳嗽呢樣嘢呢搞到燒到上屋頂喇,咁就呢個時候果個手巾仔就係滅火水啦,係嘛,係唔係都要要架啦。咁唯有再次開口向阿二搶個手巾仔。

唔理隔離藍白紅屋企,用三倍價錢直情監搶,你藍白紅同阿二買嘅嘢我照搶,三倍嘅價錢搶你嘅。

另外果頭呢,佢細佬呀隔離嘅阿黃葉呢,本來係同阿二訂咗一萬隻手巾仔嘅,一樣照樣,唔送去阿黃葉屋企,送嚟我呢度。搞到黃葉管家阿特魯嘴呢好委屈,「哎呀老大對手巾仔需求量真係好大喇,但係我哋都係吖。」

第廿一回。《出爾反爾》

嗱,頂唔順就係頂唔順。

四月二日,阿大嘅大字報就話呢,阿大而家呢,佢哋啲手巾仔呀,果啲衫呀,褲呀唔夠,廚房呢唔再限制喺阿二度入手巾仔喇,大家都可以過去阿二度買喇,搶喇咁樣。

四月三日,早幾日仲嗌緊係阿二嘅蟲,咁就終於改口喇。

果啲大媽上面用中英文大字報就話呢「向前睇」,無掛住以前嘅嘢咁樣。就對於阿二繼續嚟啲藥材之類呢表示感謝。

宜家阿大有難,頂唔住,就向前看,但阿二帶住阿大一齊向前看果時呢,咁阿二有難時又點樣呢?阿大果時落井下石,幸災樂禍喎,又話「可以將啲廠呀搬番嚟自己度」喎,咁呢個就唔係向前看囉,呢個就即係過橋抽板囉,就係農夫與蛇囉,東郭先生同狼嘅故事囉,嘩,乜原來拒都識呢啲嘢架?呢啲嘢如果唔係天冧落嚟,佢仲會繼續呀。

第廿二回。《冚唔住的真相》

真相就係真相,雖然阿大係極力隱瞞,咁但係呢,村入便呢尤其是阿二屋企入便果啲大聲公呢雖然極度幫手掩護,但係都搞唔掂,真相終於大白於全村,咁認為呢隨住呢個咳嗽情況慢慢愈嚟愈利害呢,愈多嘅家族、愈多嘅人就會企出嚟架喇。

好似以前各個家族呢大家都係分享信息一樣,宜家大家會將呢個標靶呢對番正阿大。

阿大隻鑊就掉唔甩架喇。真嘅假唔到,假嘅真唔到。

喺四月三日,阿大嘅兒科有個大夫呢同埋啲大媽呢就發布,佢呢就得到咗傷風感冒,咁結果就驗出嚟原來呢就係咳嗽蟲蟲,呢次大鑊。

咁連埋呢綠紅白家亦都唔理阿大嘅吩咐,決定就對呢啲咁嘅十月到十二月死於不明咳嗽果啲傷風咳嗽呢開棺驗屍,睇睇到底係唔係呢個蟲蟲咳嗽惹番嚟嘅。

嗱陰謀同無恥終於將會大白於天下,咁到時呢川建國同埋佢哋啲阿大果啲滿嘴油水果啲點樣講呢?我哋就未知喇,但係呢宜家到四月十二日為止,阿大入便呢就起碼有五十三萬個病例。

第廿三回。《結局》

咁本來呢阿大就惗住乘機呢就砌阿二嘅,萬萬惗唔到呢阿二同埋佢啲家人呢,喺兩個禮拜之內呢就竟然救熄咗呢場火,成為宜家全材最安全間屋。

咁工廠就冇番去阿大度,但係結果呢,阿大屋企入便呢就大蕭條,嘩阿大連個屋頂都著火喇,咁點搞呢咁樣?成村人喺度睇緊,睇阿大幾時冧。

但係同時阿二都唔係好好過架,一陣陣痛,咁但係呢村入便果啲熱錢呢,唏嗱嗱聲入去阿二度避吓難先。

另外阿二入便呢有啲細舖頭就梗係要執笠啦,但係呢經過呢一次之後可以繼續生存果啲舖頭仔就湼槃重生,同時呢亦都,阿二入便亦繼續做,又起屋,又加窗門,又加通道等等,猛做嘢,結果入便當然係風花雪月啦,又有好多工作做啦,果啲衙門呢啲管理水平就跟住一齊上咗階啦。

阿二屋企人經過呢一次之後更加團結,更加堅定繼續行阿二呢幾十年來行嘅方法,自己惗住呢個家族嘅偉大復興即將到來架喇。

咁所以呢我哋呢個古仔就教訓我哋,世界上呢有阿大阿二,但係阿大對阿二嘅心呢就係不死嘅,咁阿二就算唔想打,都要做啲防備工作。好喇,多謝各位!





《蟲蟲恩仇錄》(上)




註。本故事取材自網路《陰謀與無恥!》,原創王富華,澳洲網紅Albert Ip廣東話網上開講,魯凡文字處理,編題,回目乃魯凡自增修自原文。

《蟲蟲恩仇錄》(上)

同大家講個古仔。呢個古仔就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就只係巧合啫呢個就係有關呢係陰謀同埋無恥

第一回。《阿大蟲蟲戰

話說阿大呢就好鍾意到處搞搞貢,大家都知架喇。咁阿大係當今呢條村入便最醉心於蟲蟲戰的家族,冇之一,阿大分佈喺村入便有成二百幾個蟲蟲屋就係證據喇。

咁講返喺好耐之前,阿大的保鑣就已經向佢啲家長就話,最新型嘅蟲子兵器即將問世,「在大約五至十年之內可以整出一種新型嘅蟲仔,呢種蟲仔呢可以使到某啲人係會致命嘅咁樣。」

從阿大嘅研究院入面可以見到蟲仔係可以做出嚟嘅。

另外呢,佢嘅鏢局入面有份報告就話呢,用蟲蟲戰嘅成本係好低,大約就係兩個九毫子,就可以殺死65,000人,嘩呢個真係好利害。咁所以呢,呢個又鍾意打仗又貪心嘅阿大呢,諗起真係正呀。咁終於呢就喺己亥年十二月,本來在村入便呢整一個叫做《禁止蟲仔兵器》嘅條約,點知呢阿大就獨家阻撓,咁即使到今日仍然對成個村嘅置疑都係你有你置疑,我點樣都反對架喇,我係阿大。

第二回。《又到咗發動一場蟲蟲戰嘅時間喇》

好喇,阿大其實喺村入便一向就係最大架啦,家族實力最大,總之呢邊一個家族當佢個實力同阿大有得比果陣時呢,咁就唔得啦,去到大約70%都唔得,以前就搞冧過阿蘇家啦,又廢咗太陽木一屋企人嘅武功。

依家輪到要搞阿二喇。

阿二呢就經過40幾年嚟好辛苦、匿係屋企入面好勤力、終於就發展得好快,體型就同阿大嘅70%開始接近,內功亦都大有進步,開始可以郁動阿大個地位,咁所以呢阿大宜家就深深不忿準備去做低阿二,但係呢連阿二間電話公司都搞唔掂,阿大傾全家之力想隊冧阿二嘅電話公司都搞唔掂。

點搞呢咁樣?

比武就唔得架喇!因為呢阿二嘅保鏢呢就唔係好似村中間果啲家族可以比,阿二呢有弓箭,又有大砲,又有火砲,最後都係惹唔過。

講到去賭場呢,阿二就多古靈精怪嘅賭法,佢根本阿二就係賭法世家,亦都跟到佢貼一貼,你有乜嘢方法我都全部學晒,咁就佢嘅優先就慢慢慢慢無用喇。

咁唯有就出到蟲蟲戰啦!養蟲千日,用蟲一時,既然經濟實惠,亦都非常之隱秘。

咁於是呢喺己亥年六月呢,一個蟲蟲戰嘅項目就喺屋入便最機密嘅房入便呢就開始開工喇。

第三回。《唔可以引火燒身》

搞蟲蟲戰呢樣嘢呢就好似玩火咁樣,最緊要就千祈唔好引火燒身,既要傷害對方,但係又要保住自己,所以呢就要攞阿二啲家譜睇睇,睇佢有乜嘢特徵。

咁所以呢就派咗啲抓牙走去阿二屋企,抄咗五千幾個人嘅家譜番嚟,咁就話呢就話喺狗嘅家譜偷運出境,結果畀阿二嘅家丁發現,結果就打咗一大輪,打咗一身。

另外呢,阿太陽木一果邊果個掌櫃麻麻太郎呢走去話喇,其實喺西面、村西面果度呢,已經聽講有一隻咳嗽蟲蟲到處搞搞貢架喇,就專門針對我哋呢個村東面啲人嘅,因為咁呢,太陽木一嘅屋企先至警覺,就爆料話呢一個蟲蟲呢係來自阿大嘅。

為咗要直接攞啲口供,阿大嘅大仔結果就喺一個咳嗽記者會上面認咗,唉呢次死火喇。佢話「我哋原來認為呢個蟲蟲剩係咬果啲村東面啲人嘅啫,點知佢走埋嚟咬自己?」

奇怪喇,喺無事嘅情況之下阿大又點可以咁快又搵到果啲阻止呢個蟲蟲嘅嘢淨係針對村東便嘅人、唔針對村中間同埋村西便嘅人呢咁樣。

第四回。《發番筆蟲蟲戰嘅橫財》

記住喇,錢莊就比較貪錢嘅。打蟲蟲戰呢最緊要唔好要引火燒身,仲要乘機刮一筆「蟲蟲財」先得。

所以喺事先已經提前研究定一啲合用嘅「琵琶露」同埋啲「殺蟲劑」。咁到人地跌落嚟喇中招之後呢,咁就可以乘機做吓善人,救世主,乘機又順便發一筆橫財。

但係呢呢個劇情就唔係咁樣發展嘅。

咁阿二嘅咳嗽情況出現嘅早期呢,川建國就已經話喇,阿大就快要送份大禮畀阿二咁樣。

咁喺二月初,阿二開始喺屋企禁足唔畀人到處走,費事果啲人將啲咳嗽傳到到處都係。咁阿大果邊嘅藥材舖就話自己有特效琵琶膏,另外仲有新型嘅琵琶露,可以上市了。咁面對呢個完全新型嘅咳嗽蟲蟲,阿大又點會咁快就有特效琵琶膏呢?咁呢個奇怪喇。

川建國喺三月二號已經大聲講我哋阿大「會生產一啲驅蟲劑,會好快、好快嘅」咁樣。

三月三號,川建國又話呢「我哋唔止有驅蟲劑、仲有療法,醫得好嘅、醫得好嘅,冇問題。」

三月十六號呢,阿大第一批人就去接受呢個驅蟲劑嘅試測喇。嘩,都唔係第一個爆出呢個咳嗽蟲蟲嘅家族,點解你咁鬼快就可以搵到個試劑呢吓?重有仲出到特效琵琶膏,又有驅蟲劑,嘩真係好嘢噃。

順便補充一下,呢個生產特效琵琶膏同埋除蟲劑嘅公司呢,原來阿大保鏢、蟲蟲戰項目嘅主管,呢個係佢地阿頭,佢以前嘅大佬原來就係以前阿大保鏢個鏢頭阿大隻德。唉,聽起嚟真係有啲狗血,令人毛骨悚然。

第五回。《人算不如天算》

不過呢人算就不如天算。

可能就太過急速上馬,結果蟲蟲屋入便呢負責養蟲果班友呢,唔知用乜嘢蟲,我地大家都當然唔知啦,估計都同啲豬呀、蝙蝠呀之類有關嘅。

咁喺佢地嘅安全培訓唔夠情況之下,管理又鬆懈,結果呢,死喇,畀蟲蟲走咗出嚟,所以呢,急急忙忙一個月倒就要收工喇唔畀佢再搞喇。

但係呢大錯已成,咁呢隻蟲仔就走咗出嚟喇,最先呢就喺佢隔離房呢,啲人呢就開始咗好奇怪嘅病,猛一路咳,咳完個肺呢白晒嘅,同宜家嘅咳嗽病吖幾相似噃。

第六回。《暗中掟鑊》

咁唯有「有鑊梗係要掟」架啦,而且呢啲係蟲蟲機密嚟,梗係要冚住啦,只係可以喺暗中掟鑊。

咁喺癸未年呢就發生咗一次水煙事件,果啲友仔話呢佢吸咗水煙太多搞到個肺白晒,就變咗係今次個兇手喇,噉呢班水煙班友冚唪呤都係間蟲仔屋附近嘅,咁收尾突然間呢單水煙事件就冇咗喇,噉就宜家輪到流行性感冒發作喇,個個都傷風咳嗽,咁於是呢個傷風咳嗽同埋呢咳嗽蟲蟲混埋一齊,大家就可以唔知邊個係邊個喇。

第七回。《攻擊目標冇變》

唉,用咗咁多工夫,都唔能夠白費架,所以呢攻擊目標冇變,仍然係針對阿二。

咁喺己亥年呢,阿二就搞咗個武林大會,阿大乘機派佢啲蟲仔兵就化裝混入去佢個武林大會度,結果便阿二中招囉。阿大見到阿二中招梗係開心啦,靜候好消息,等呀。

咁阿二就啲咳嗽蟲蟲到處飛啦,阿大惗住得喇呢次。咁阿大嘅小頭目就唔住喇,終於呢就幸災樂禍、喜悅心情,喺大庭廣眾話「阿二嘅咳嗽情況呢係可以幫果啲打鐡舖番嚟我阿大呢度打鐡,唔駛幫阿二打鐡。」

第八回。《大張旗鼓嘅演習》

嗱,老實講,玩火呢樣嘢真係一個高危工作嚟嘅,首先就要練一練先,費事惹到自己搞唔掂。

所以呢就喺阿二搞武林大會果日呢,阿大又搞咗一個大規模嘅咳咳演習,演習嘅結論係乜嘢呢?嘩如果一咳咳開始呢,冇一個家族可以頂得順,個個家族都大鑊架喇。咁一年之內呢,就冇可能有除蟲劑,除了自己。咁就展開全村合作係一定要架喇。

第九回。《阿大嘅高枕無憂》

阿大其實只係關心災情嘅啫,至於除蟲劑呀、全村合作呀,阿大一啲都唔駛擔心。因為阿大嘅家長就知道,自己手中有解藥,除蟲劑亦都好快出產喇,所以呢等天下大亂果時呢就可以名利雙收。

點解阿大就唔擔心會引火自焚呢?可能果啲養蟲啲人就怕承擔責任,一早就暗中就拍過心口話呢個蟲呢剩係對啲東村人有襲擊力,佢唔會襲擊我哋嘅,我哋喺呢邊西便係冇事嘅咁樣。

所以呢川建國就高枕無憂喇,坐看天下大亂。

第十回。《川建國嘅廢噏》

因為心中有數,川建國一向都係大言不慚架啦,於是就連連口吐蓮花,金句連連。乜嘢:「唉冇緊要架,我哋屋企呢最叻養蟲架喇,養蟲我最叻」;「我哋屋企家吓乜嘢都叻」;「你哋出街要戴手巾仔,我哋唔駛」;「我哋全部掌控晒局面,有一日蟲仔就會神奇咁會自動消失嘅。」

咁譬如啦,我哋舉啲例畀大家知:
一月十五日,咁佢就話呢「我哋好醒呀,我哋屋企冇得頂呀。」
一月二十日,「我哋完全掌控局面。」
二月二日,佢就話呢「我哋完全可以壓制住阿二果邊走過嚟啲蟲仔。」
二月十日,「唏四月因為天氣熱蟲仔會自己死架唔駛擔心。」
去到二月廿五日,就話呢「人係會好番嘅,畀蟲仔咬冇乜所謂呀,我哋就會變得更加好,唔怕。」
去到二月廿六日呢,阿大果邊有十五個人領咗嘢,佢話「唏十五個啫,濕濕碎啦,好快變零喇,好快變零喇,就快冇喇,就快冇喇。」
二月廿七日,嗱阿川建國真係好嘢,佢話「唏,唔駛擔心,有一日呢突然間啲蟲仔會自動、奇蹟咁唔見嘅。」
二月廿八日,佢話「蟲仔,惡作劇啫,冇嘢冇嘢。」
三月二日,佢就話「我哋嘅驅蟲劑出架喇出架喇,好快、好快呀。」「我哋可以繼續集會,我哋係好安全嘅,冇事。」
另外呢,就三月四日,「如果你有咳呢,唔駛見大夫,唔駛去大夫診所度,你自己搞掂。」
咁另外又話「我哋而家我哋惹到蟲仔咳咳果啲人呢全世界最少,全世界最少,大家唔駛擔心。」

佢講得好輕鬆阿川建國。

第十一回。《察覺唔對喇》

雖然呢川建國就要求保密啦,但係呢阿大果邊啲人就開始慢慢愈嚟愈多人傷風咳嗽喇,發覺咦、呢啲傷風咳嗽係唔係呢個新型咳嗽呢?新型咳咳呢?驚起上嚟喇。

阿大嘅賭場呢突然被人起咗底,一日就唔見咗幾百萬個大洋,人喺屋企坐坐吓突然間禍從天降,無端端唔見咗錢,就梗係有人唔撈啦。

咁喺三月十一日,阿大嘅家長會入便呢就舉行聽証會,大家聽吓、問吓點解賭場會搞到恐慌性咁樣、畀人地起底ge2?「睇嚟呢係咪有啲人喺啲咳咳果啲蟲仔上面賴咗嘢喇,係咪真係果啲咳咳蟲仔同埋而家啲流行傷風溝埋一齊?」

咁就記住喇,喺阿大嘅家長會呢,就唔可以講大話架,講大話要打pat -pat架。

咁所以呢,蟲蟲控制中心個頭目頂唔住喇,終於呢就講出事實,佢話「事實上呀呢兩個好難分架,所以以前啲死咗喺啲傷風感冒果啲可能因為係咳咳架」咁樣。

真相開始慢慢浮出水面喇。